益阳在线 首页 文化益阳 创作园地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文化益阳】“益阳一老”徐少保(九)这桩秦晋,最初的月老应该是贺龙

2019-7-3 17:15| 发布者: 李倩| 查看: 732| 评论: 0|来自: 益阳在线

摘要:    文化益阳   “益阳一老”徐少保(九)   谌建章   这桩秦晋,最初的月老应该是贺龙   开展地下工作,除了天时、地利、人和,除了“人人有职业,接头有暗号,口供常准备,谈话防耳目”,及打入敌人内部, ...

   文化益阳

  “益阳一老”徐少保(九)


  谌建章


  这桩秦晋,最初的月老应该是贺龙


  开展地下工作,除了天时、地利、人和,除了“人人有职业,接头有暗号,口供常准备,谈话防耳目”,及打入敌人内部,利用封建帮会,还有两点也须注意。

  这就是统一战线和家庭建设。

  徐少保经常告诫地下同志,特别是领导干部,“不要出头露面逞威风,不要怒发冲冠耍脾气,要注意和国民党搞统一战线,尽可能开展合法斗争。”每到一个地方,他除了还自己平民本色,迅速融入老百姓之中,还注意和当地上层搞好关系。有一个回忆还特别提到,1946年春,徐老搬到出口洲后,和当地保长“拉拉扯扯”,关系十分融洽。

  其实,早在抗战时期,徐少保就根据毛泽东关于统一战线的指示,对一些支持抗日、手里又有武装的头面人物做工作,将他们拉进革命队伍里来。对此,那个“忠恕武馆”馆长孙中原有个精彩回忆(缩写)——

  1943年10月,日寇进犯常德,新四军五师38团团政委李人林率部渡过长江来到六埠安,让交通员汤万协找到徐进前(徐少保),着他建立一支敌后游击队,以配合正面战场的新四军。徐得令后即与我商量,在上级关于“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之原则下,决定做做我地头面人物王国华的工作,让他出面,动员和组织有枪的人参加游击队。当时还拟了三条利用他的办法:

  一、加入游击队后可将他的人马逐步转为正规军;

  二、转为正规军后,他可以加入共产党;

  三、可委派他为游击大队的大队长。

  结果,王国华在“宁做战死鬼,不做亡国奴”的思想鼓动下,答应动员他能联络上的地方势力,“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组建游击队,协助新四军。

  很快,一支百多号人的游击队就组建起来了。徐少保还派“忠恕武馆”的人来传授武术。最后,他代表新四军,主持收编仪式,任命王国华为新四军第五师江南挺进支队第5大队大队长。会上,徐少保还亲手交给他20石谷钱,以作枪械的补偿。

  最后,在王国华的副手龙在田的家里,徐少保隆重吸收他和龙在田同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可见,党的三大法宝——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在徐少保的地下工作中,运用得炉火纯青!

  这家庭建设,是对地下工作而言的,即地下工作者应该建个家。如果你正值壮年,还形单影只,一人吃饱了全家不饿,这不是找起鬼来敲锣,成心引起特务的注意吗?

  对于这一点,徐老的侄儿徐定国也特别在意。

  那天,他领我们去安乡,一路上念叨:我是第四次到常德,伯伯1927年舍家抛子,跑到这边,听说组织上给他安排了堂客,但只有三年两口子就牺牲了,不晓得这之前,伯伯还找过堂客么?有过家室,有过孩子么?

  带着徐爹这个谜,我们在采访和查找资料时便特别留意。这天,终于在《安乡人民革命史》中见到这样一句话:

  “徐少保任湘鄂边特委组织部长时,是以织布卖布为职业掩护的。当时他的妻子姓郑,因对革命不坚定,后离婚了。”

  这是徐少保的联络员朱重群的回忆。虽只一句话,却解了徐爹心中之谜。即1927年到1942年的某时间段内,伯伯成过家。只是那位郑姓伯娘与伯伯道不同不相为谋,最后劳燕分飞了。至于婚姻有多长,感情好不好,有没给徐家留下后人,就不得而知了。

  而组织上安排的这位伯娘姓夏,名梦蝶,又名夏晨辉,真名和化名都很洋气。伯伯与她结合时都五十有七了,除了夏梦蝶带来的三个子女,没有生育是很明显的。

  关于徐少保的年龄,这里须说明一下。该系列发到上集,惊动了市里的党史研究室。6月19日,主任陈金梁、副主任李立章在赫山区党史专干的陪同下,专程来到泉交河,看望了徐少保的侄儿徐定国。言谈中,徐爹搬出徐氏族谱,说伯伯是1886年出生的,比网上和资料上的1879年小了7岁。陈主任当即表态,一定按族谱改回来。故从这集起,凡徐老年龄,都依族谱。

  


  根据朱重群的回忆,再加上徐老和夏梦蝶相处仅三年,那么便知,资料中凡1943年以前提到的妻子,如上一集说的——上级给徐少保配了个叫王静的助手,他让妻子以姑侄的名义与她合伙开织布坊,王静纺纱,妻子织布——这个妻子,便是徐少保的第二任妻子。而夏梦蝶呢,一到南方就以教书作掩护,知识分子的她,也可能不会纺纱。

  尽管郑伯娘与伯伯分手了,但我想徐爹还是会感念她。因为虽“道不同”,资料上却没有关于她出卖伯伯的记载。重要的是,这位伯娘还为地下党纺纱织布,筹集过活动经费。伯伯忙碌一天回来,锅里有热菜热饭;疲惫了,又为他浆衣洗衫;长夜里,甚或还和他谈心捂脚……

  


  关于家庭建设,或地下工作者的婚姻,第七章提到的那位湖北四区简师学生,曾任常德工委书记的魏恒若,有过一段甜蜜回忆(缩写):

  在常德地下工作期间,有件事值得一提,那就是我的妻子也是地下工作者,是徐老介绍我认识的。当年妻子在南县三仙湖笃信乡中心校读书。地下党员李曼农以教书为掩护,在这儿开展工作。

  李曼农在那里站住脚后,开始在学生中物色成绩较好、思想单纯、成分也不复杂的学生作为培养对象。在高小一班所物色的学生中,有一个女生引起了他的注意。在给我汇报时,说这女生家在沅江和南县的交界处,便于隐蔽。我将以上情况向徐少保汇了报,徐老就批准吸收这个女生担任我的联络员。徐老经过一段时间观察,最后在他的撮合下,我们竟成了秦晋之好。

  这个女生叫胡君辉,就是我现在的老婆。

  当过安乡地下县委书记的蔡元农,也回忆他在下渔口乡利用教师作掩护时,一名叫余慧民的女青年因哥哥去了延安,徐老便将她安排到这个学校,让他好生照顾她。

  一次,徐老来检查工作,问我:你们在一起都半年了,谈过自己的事吗?我明白徐老的意思,便老老实实回答:不知她对我看法如何?于是,徐老找由头与小余单独谈了谈,竟大获成功!一会,他将我俩带到一间乒乓球室,严肃而又亲切地说:

  “小蔡和小余二位同志,我同意你们结为革命伴侣,并代表组织批准你们结婚。希望你俩互敬互爱、互帮互学,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共同奋斗!”

  可见,徐少保作为地下工作的头,是十分重视下属的婚姻和家庭的。他谙知,地下工作者也是人,而作为人,风雨中有异性牵手,阳光下有爱侣分享,那感觉和效果甚至工作效率,都是不一样的。当然还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不能因自己的单身,或“出门饿不死小板凳”的无所谓,遭致四邻侧目,最后引起特务注意。

  所以,地下工作,作为一个在刀尖上行走,须超高智商的职业,除了高度的智慧和高度的自律,还须有职业特别是家庭作掩护。不然,那部收视率很火《潜伏》,孙红雷饰演的地下工作者原本是没有婚配的,延安方面为什么非要给他配个假夫人,假夫人遭意外后,又将假夫人的双胞胎妹妹也派了来呢?尽管这妹妹是游击队长,在开头的交际场合中还出了不少“洋相”。

  

  电视剧《潜伏》剧照


  下面,应介绍一下徐老的最后伴侣,也是地下工作者的夏梦蝶了。

  夏梦蝶是北京人,和徐少保共同生活了三年。现在我们的疑问是:夏梦蝶牺牲时有多大,前夫是怎么死的,为什么好好的北京不待了,要到湖南来,而且还带着三个孩子?

  还有,一个北方人,大城市的,一个南方人,益阳乡下的,两人相处对味吗?作为继父的徐少保,对妻子的孩子好吗?孩子们走进继父家时,最小的儿子7岁了,兄妹仨能接受这位父亲吗?多想从字里行间搜寻点什么,可查阅了能查阅的史料,除了安乡革命史有三段回忆,就没有更多了。

  一段是“忠恕武馆”馆长孙中原之弟孙复元的回忆——

  夏梦蝶是北京人,我们经常在一起交谈,是不是党员当时并不清楚,她原来的爱人叫什么也不知道。夏在1944年下半年到阳城10保来教书,她教的那个班还是我让出来的。这时她与徐已是夫妻,听说是一位叫孙慕韩的益阳籍老师介绍的,什么时候结的婚我也不清楚。只知他们先住下渔口,后搬万余洲、十美堂、天福垸、蒿子港。

  夏梦蝶迁到10保后,一天徐老在孙中原家里,对我和孙中原、冷桂华几人讲:天星洲已发展了一个组织,由夏梦蝶先生发展,我批准的。当时,他也没讲谁是这个支部的负责人,直到1949年5月,孙中原部署迎解工作,才知这个支部的负责人叫陈汉清。

  网载:孙慕韓,大革命时任中共益阳兰溪高等小学支部宣传委员。该支部成立之初是由中共湘区委员会直接领导的,其书记即后来的益阳县第一任县委书记袁铸仁。设想,若没有这位孙老师的慧眼,说不定年近六旬的徐老就没有这段奇缘了。

  一段是原新四军五师“洪山公学”学员彭楚梅的回忆——

  1942年和1944年,安乡先后三次沦陷。常安党组织在徐少保的直接领导下,在有共产党人的学校里,开展了抗日救亡的宣传和教育。徐少保后来的妻子夏梦蝶,就在课堂上作诗一首,“曩昔倭奴陷北平,吾门骨肉各逃生,至今犹未同相聚,教我如何不泪盈”,让学生步原韵和一首。同学中虢凤梧对古诗词有点功底,当即就和了一首,“热血高腾洗不平,卧薪尝胆自更生,轴心戡定欢歌唱,痛饮东瀛乐兴盈”,受到夏老师表扬。

  曩昔,是昔日的意思,现不大用了。不知为什么,就凭这古词,还凭这课堂和诗,与学生互动,便知这夏老师不同寻常,非大知识分子莫属也。

  


  第三段回忆是后来打入国民党贵州省府的李良珂的——

  我在湘鄂边工作时,有一段时间,同周敬泉(徐少保)、夏梦蝶夫妇以姨侄相称,吃住在一起。那些日子,我亲聆两位德高望重的老同志教诲颇多。

  周敬泉同志50多岁,身材高大魁梧,一脸络腮胡子,两眼炯炯有神,走起路来大步流星。冬天,他经常裹着一块白头巾,穿一件蓝布长袄,腰上拴一条布带子,长袄的一角常撩扎在腰带上。他的党性原则和敌情观念都很强,遇事机敏,看问题深刻,处理问题也很果断,对整个边区工作了如指掌。

  夏梦蝶同志40多岁,北平人,瘦长脸,神采奕奕。她性格温和,非常贤德,两手不是打毛线,就是织袜垫,经常用一个小簸箕装着针头线脑、布角剪刀,一边缝缝补补,一边观察外面。他们夫妇住在一条垸堤上,来往的人较多。多数时候还在门口摆点香烟、火柴和茶水,借以联络同志。我第一次找周老,就是先同夏梦蝶在那小摊上接头的。当我向周老汇报时,她借故看摊子实际是为我们放哨去了。

  三段回忆,属李良珂这段最形象,最实况,将徐少保夫妇的穿着打扮、身材形象、及精神风貌,和盘托出,像看了这对革命伴侣的一段小视频。

  然这些回忆,都没说及夏梦蝶是怎么来湘鄂边的。这,还多亏了那个白胡子老头孙斌,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到徐定国家来了七八次,是他揭开了这个谜——

  夏梦蝶在北京也是老师,她和丈夫都是地下工作者。“皖南事变”后,北京地区的地下组织遭到严重破坏,她丈夫牺牲了。为躲避追捕,她拖儿带女到山西,找到了丈夫的老首长贺龙。这时贺龙是晋西北军区司令,考虑到扫荡和反扫荡频繁,便派专人将他们母子送到了洪湖,这里是老根据地,日本人尚未占领。就这样,遇到了刚好离异正需家庭掩护的徐少保。

  可以说,这桩秦晋之好,最初的月下老儿应该是贺龙!

  没有贺龙的红线,一位南方大汉,一个北方佼人,是无法处到一块的。

  

  (贺龙及家人)


  (未完待续)

      参与采访:周国兴、温逑勋、徐亮军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