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在线 首页 文化益阳 创作园地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文化益阳】“益阳一老”徐少保(二)

2019-5-14 09:09| 发布者: 李倩| 查看: 673| 评论: 0|原作者: 谌建章|来自: 益阳在线

摘要:   文化益阳   “益阳一老”徐少保(二)   谌建章   是谁引导他走向革命   细雨霏霏,春寒料峭,不过一到徐定国家,就有一种久违的暖和感。他家还是木炭火烤,主客围炉向火间,那把吊着的水壶像欢迎我们似地 ...

  文化益阳


  “益阳一老”徐少保(二)


  谌建章


  是谁引导他走向革命


  细雨霏霏,春寒料峭,不过一到徐定国家,就有一种久违的暖和感。他家还是木炭火烤,主客围炉向火间,那把吊着的水壶像欢迎我们似地唱了起来。

  徐定国今年七十一,清瘦硬朗,思维也非常清晰,谈吐间颇有点乡村老派读书人之遗风。

  


  全身烤热后,重又来到屋外。这时,又来了一拨老人,都是泉交河的,原来他们受徐爹之邀,是和我们来聊徐少保的。

  徐爹指着自家宅基和屋后的一片竹山,说这都是祖上传下来的,伯伯徐少保1879年出生在这里。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他远走他乡,不知所踪,团防局长曹明阵抓他不到,就向我爷爷索要五百块光洋,爷爷拿不出,便将后面这座山,还有祠堂的一座山全卖了。伯娘申氏及伯伯的儿子徐盈科,在曹明阵的“斩尽杀绝”下,也逃往外地,如今也不知去向……

  


  百度资料说,徐少保读过八年私塾。我们问徐爹:你们祖上是不是大户人家?

  徐爹笑了,说:我们徐家祖辈都是作田人,但比作“癌”田子要活泛得多。因为泉交河历来都是益阳最大的鱼米集市,那条麻石小镇历史上就有“小扬州”之称,叫“千猪百羊万担米,扬帆汉口一早起”。伯伯念完书后,便沿袭祖业,驾船谋生,随父亲走南闯北。所以在他的身上,可能从小就有一种纵横天下、四海为家的禀赋。

  见谈及徐家历史,随同拜访的徐亮军来兴趣了,说泉交河和沧水铺一带的徐姓,都是朱元璋的大将徐达的后裔,不知您伯伯是徐达的哪一代?

  徐亮军,沧水铺人,一家三代有五人先后从军,“益阳在线”曾以《三代从军志 五枚军功章》对他家作过报道,安徽卫视《家风中华》亦对第二代的他做过专访。

  


  徐爹说,他本世纪初负责为徐家修过谱,便搬出谱来一查,说伯伯是徐名辅的第21代孙。徐名辅随三叔公徐达征战全国,辅佐朱元璋建立了大明,1370年被派到湖南任“长沙卫事”,一边安抚军民屯田,一边续发粮草征北,最后又完成了明朝的统一大业。为此,朱元璋特将马皇后的侄女赏徐名辅之子为妻,此后徐马夫妇便在泉交河一带繁衍生息,至今徐姓人口已达三万,成为当地大姓。

  


  记者见扉页上有条16字的族训:以德做人,以勇克敌,以谋取胜,以忠报国,似忽然明白,徐少保在白色恐怖中长期潜伏,为了革命和人民,最后光荣牺牲;徐亮军的叔父在广西剿匪和抗美援朝中均立功受奖;他的哥哥和儿子则分别在自卫反击和反恐处突中荣立一等功,看来,都可从这条族训中找到答案。

  然而,是什么缘由让徐少保提着脑袋长期潜伏,默默无闻去做地下工作呢?

  或者说是谁,引导这位普通农村青年逐步走向革命,并成了职业革命家呢?

  还是先听徐定国慢慢道来——

  1926年,农民运动在益阳蓬勃兴起,我伯伯受邻乡天成垸月塘村进步青年余璜的影响,投身农民运动,协助泉交河区农民协会委员长徐岳樵开展工作。这年10月,徐岳樵见我伯伯持重、能干,便介绍他入了党,并推荐他担任了泉交河区的区委副书记和书记。泉交河过去在县是第“六区”。

  徐爹口里的这位余璜,读者可能不甚清楚,但说起叶紫,就会明白。

  叶紫姓余,叫余鹤林,左翼作家,代表作有中篇小说《丰收》《火》,鲁迅不仅亲自为《丰收》作序,还拿出五块大洋,请画家给小说插图和封面。这余璜就是叶紫的满叔。满叔为益阳话,即小叔。

  徐爹请来的这些老人也说,这小叔不简单,民国十三年,即1924年,益阳发生旱灾,绝大部分乡村颗粒无收。余璜有文化,有见识,被乡里推举为县自治委员会委员。当上委员后的他,大笔一挥,便上书县知事,要求开仓放粮,赈济灾民。此举让他名声大震!

  1925年,余璜与好友袁铸仁一道,秘密开展建党活动,并于5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年冬,他又带领一些青年农民,夺取了县团防局的枪支,成立了一支农民自卫军,并动员曾当过团防局长的哥哥,即叶紫的父亲余达才,还有叶紫的二姐余也明等,都走向了革命。

  袁铸仁,中共益阳第一任中心县委书记,1897年生于原益阳县兰溪镇鄢家垸,1915年入读龙州书院,1917年考入湖南第一师范,先后结识了毛泽东和夏曦,积极投身爱国民主运动和农民运动,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因叛徒出卖而被捕,同年8月在县城大码头英勇就义,时年仅31岁。

  


  下面,记者便依据徐爹等老者从上辈人口中获知的传闻,及网上一些资料,就徐少保与农运有关的几件大事扼要说来——

  益阳县的农民运动,是在中共益阳地方执行委员会的领导下开展的。执委书记袁铸仁,下有两个部长和六个执委,分别负责组织、宣传和农运、工运、妇女、教育及青年工作,其中负责农运的执委是廖剑凡和余璜。

  廖剑凡又名高文华,是原益阳县长春乡南湖坨村人,大革命失败后,先后任鄂南特委书记、中央巡视员、中共北方局书记兼河北省委书记。建国后历任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国家轻工业部副部长、水产部党组书记。1931年和1935年,为筹措党的地下活动经费,曾忍痛卖掉两个儿子。益阳电视台曾以《昨夜星光灿烂》为题,对他的事迹作过艺术演绎。

  


  益阳执委下设7个分会,泉交河为第六分会,有书记两个,一个叫陈三元,一个叫徐少保。徐少保的名字后面有个“(后)”,可见是递补上来的。委员也是两个:一个叫徐岳樵,徐少保的入党介绍人,是介绍人,且还是区农协委员长,却未当书记,可见此人高风亮节,当然也可见徐少保出类拔萃;一个叫邱桂香,知名度也很高,因为她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湖南一部较火的电视剧《绿林女杰》中的女杰——香三娘的原型。

  说起当年闹农会,给后人的印象就是斗地主,打土豪,或押上台来,五花大绑,或头戴高帽,游乡示众。其实,当年的益阳县,初起的农会并不是见粮就分,见人就斗,而是该借的借,该减的减,该分的分,该斗的才斗。平时乡里乡亲,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不是东家或地主做得太过,佃农或长短工们一般都很文雅,不至于过火的。

  有多雅呢,如第六区农会的一个斗争方法,只是向地主索要流失的积谷。

  积谷,本为渡荒之用,由地方上有一定权势的人掌管着。可有些权势不好好看管,却把积谷高息贷出而牟取暴利。当年,泉交河区共有积谷仓84座,累计存粮3万多石,大多被挪作他用,只留下一些欠条。

  徐少保和农会干部通过清理,令权势们将积谷全部收齐,然后开群众大会,采用自报公议的办法,一户户落实借粮数目。没饭吃的农民欢天喜地,背着白花花的大米回家了!

  农会不光保证吃饭,还带领农民修水利。

  1926年冬,益阳执委和县农协联合发出通知,要求各区、乡农协组织群众大搞水利。泉交河镇有上、中、下三个火田垸——火田,即刀耕火种之田——因地势低洼,堤身单薄,经常溃垸。而堤工局又被权势所把持,他们中饱私囊,吞没经费,洪水一来,却束手无策。

  作为区委书记,徐少保带领区乡农会干部,到县城运回木头和麻袋,从沙头区采来砂卵石,带领垸民奋战一个多月,将全区的危险堤段一一加固,倒缺的堤段也修复一新。

  秋修毕,湖南的农民运动风起云涌,进入了高潮。这时,第六区却出了一桩针对农会的反扑事件,这便是震惊了益阳和湖南,甚至全国的“刘少秋事件”。

  


  秋修过后,六区农协准备正式开成立会,并打算将筹备时的临时办公点,由泉交河镇的武庙搬至镇中心的董事会。董事会那些董事因慑于农会的威名,都不敢坐办公,有的甚至畏罪潜逃了。然而,一直对农会不以为然的区团防局长曹明阵,却于先天带领30多条枪抢占了这栋楼。

  这里,须介绍一下曹明阵其人。

  曹明阵,也是六区沧水铺镇四方山人,益阳龙洲书院毕业,学过政法,出道前为地方小劣绅。1926年,其叔父被斗,怀恨在心,大革命失败后,他自扩武装,屠杀农会积极分子和共产党员一百多人,由区团防局长升为县团防局长,不久又提升为益阳、宁乡、安化、湘乡四县剿共总指挥,因此而留下“曹屠户”的骂名。1938年11月,曹屠户为扩充装备,又偷缴国民党43师部分官兵的枪支。1939年2月,湖南省法院迫于舆论,以屠杀无辜和抢劫通敌罪判处其死刑。时苏联《真理报》亦作了报道。

  


  这时的曹明阵,虽还不是血债累累的“曹屠户”,但其狰狞面目却已暴露无遗。他见开完会的农民向董事会涌来,便下令团丁开枪。刘少秋作为农会骨干,走在队伍前面,当场饮弹身亡。

  区农协立即将此事报告给了县农协和县政府,要求捉拿凶手,厚葬烈士。中共益阳地方执委得悉后,即派委员何圣前往协助处理。而县长蒋宪因袒护曹明阵,迟迟未作答复。

  于是,农协用棺木装着刘少秋的遗体,抬到60里外的县府大院,两千多会员在徐少保的严密组织下,也随柩前往。

  这时,曹明阵在蒋县长的袒护下逃跑了。会员们怒不可遏,在县府扎起灵堂,由袁铸仁主祭并致悼词。益阳早期的中共社会活动家熊亨瀚,以国民党湖南省党部执委常委的身份,也参加追悼会并讲了话,支持农会的正当要求。群众还把蒋县长找来,令其披麻戴孝,在灵柩前叩头谢罪。

  益阳的农民运动,也因这次事件而全县震动,走向了高潮。到1927年5月,全县境内(时含桃江)已成立农民协会400多个,农协会员50余万,成为全省农运开展较好的县之一。

  


  第六区的出名,还与一个人物分不开,这就是那个叫“香三娘”的邱桂香。此人在徐少保、徐岳樵等人的影响下,认识到妇女不应该只是厨房和菜园的奴隶,而应该和男人一样有更大的空间。

  当上农协会员后,她向包办婚姻决裂,吃住在农会,每天腿绑沙包、持枪弄刀、插谷举锁,习武练功,还请人解读《新青年》《猛回头》等进步书籍。不久,就加入共产党,担任了区委委员,并兼区女界联合会会长、泉交河镇纠察队长。在发动妇女放脚剪发、废除包办婚姻、反对封建礼教上,她门门工作打冲锋。在减租减息、分田分地、斗争地主富农、清剿团防武装上,也走在最前面。

  


  1926年老历年底,香三娘从一小孩口中获知其父要在晚间去烂泥湖“走趟货”。已经冬月二十七了,俗语云,“七不出八不归”,这是一趟什么货?于是,她不露声色,带领十多名以女青年为主的农协会员,在芦苇荡中埋伏下来,截获了外逃武汉的曹明阵密发回乡的20支步枪和1支手枪。

  大革命失败后,香三娘被曹明阵折磨着,颈上挂着点燃的煤油桶,游乡两个多小时。1927年6月5日中午,折磨得九死一生的香三娘被枪杀在了泉交河边,时年仅34岁。

  说到这里,似还应交代一下大革命失败后,益阳农会几位主要领导的下落。

  那位引导徐少保走向革命的余璜,是带着他那支“工农自卫军”撤退的。凭藉这支队伍,他在湘鄂赣边界与国民党军周旋了整两年,1929年5月,被编入段德昌领导的工农红军第六军,自己也被任命为第四十六团团长。1931年6月,中共湘鄂西特委改为湘鄂西临时省委,余璜任省委秘书长。1932年5月,被王明左倾路线错杀,时年仅32岁。

  余璜的哥哥余达才,即叶紫的父亲,还有母亲叶氏、姐姐余裕春、余也明、表姐刘群,及余璜的妻子周氏,余家共有六位亲人,均死在曹明阵手下。

  表姐刘群,本来不群不党,只是让17岁的表妹余也明躲在自己家里,而一同被捕。在大码头刑场,即现在的资阳区体育场,当余达才被枪决后,又提余也明时,她竟挺身而出,要陪表妹赴死!杀人如麻的曹明阵同意后,不知出自一种什么心理,在执行前,令手下从照相馆叫来一名照相师,为她俩合了张影。

  感谢我市历史和民俗学者邓亚龙(老汉),不知从哪找到这张珍奇的历史合影——这对姊妹花手牵着手,像去赴一个美丽的约会,那般从容,又那样镇定。其中个高的是刘群。

  



  1927年6月28日,躲到安乡的袁铸仁被叛徒出卖,押解到益阳。这时已成为团防局长的曹明阵,以龙州书院学友的名义对其劝降。不成,便恼羞成怒,施以倒吊、鞭打、火烫等酷刑,最后用铁丝穿着锁骨,从县城西门游街到大码头,最后将其枪杀。临刑时,袁铸仁仰天大笑,毫无惧色。

  我市《烈士英名录》载,大革命失败后,经曹明阵批捕而被杀害的烈士,共有168人,其中益阳62人,沅江60人,宁乡(时属益阳)46人。老汉在《曹明阵其人》里说:因人数之多,乃至益阳坊间有“曹明阵一清早杀完14人吃早饭”的说法,这个遭天谴的刽子手也因此得了个“曹屠夫”的恶名。

  这年的徐少保已然是48岁。在刀光剑影和血雨腥风中,他躲过了曹屠户的疯狂追杀,于一个月黑风高之夜,潜入了南洞庭的芦苇丛中……


  协助采访:周国兴、温逑勋、徐亮军 (未完待续)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