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在线 首页 文化益阳 创作园地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往事麻石街】公码头人物速写

2019-4-15 14:44| 发布者: 李倩| |来自: 益阳在线

摘要: 公码头人物速写 文老愚   何谓速写?这本是用简单线条作画的一种方法,兹将其移植于本文写作中,以追忆人物印象而已。   益阳二堡大码头下至临兴街三百余米麻石街,商铺云集,生意兴隆,人流如织,历来是最繁华的 ...

公码头人物速写


文老愚


  何谓速写?这本是用简单线条作画的一种方法,兹将其移植于本文写作中,以追忆人物印象而已。

  益阳二堡大码头下至临兴街三百余米麻石街,商铺云集,生意兴隆,人流如织,历来是最繁华的地段。

  1950年至1973年,我家所居公码头巷,即在此街中段,从小耳闻目睹进进出出此巷的人甚多,特选几位难忘者速写如下。

  

  


      囚宝

  囚宝者,囚首黑面、奇怪荒唐之人也。

  公码头之囚宝,乃一单身挑水工。其尊姓大名,仙乡何地,家居何处,无人知晓。

  吾初见此人,当在1950年盛夏。其人年近不惑,蓬头垢面,仅穿一条国民党陆军西装短裤,其余赤裸皮肤油黑闪亮。

  每日清晨,囚宝挑河水上街高声叫卖:“要河水么一一,两分钱一担哪。”其逶迤起伏的叫卖,宛若好听的山歌声,引得许多小孩跟着齐声模仿。

  当是时也,物价便宜,大米8分3一斤,小菜2分一斤,盛光保的光头面8分一碗。囚宝卖水10担,即可度日。但那条军短裤天天日晒汗淋,后面磨破,前面扣子掉光,藏之于裆里的小弟时而露头,路人不免失笑。如此沦若街头之败军苦力,岂有尊严乎?

  囚宝水桶与众不同,桶内吊着两小片木板,水盛满可浮起,走动时水虽晃动而不溅出桶外,满担卖水,老少无欺。

  囚宝孤身一人,无亲无友,除了卖水,从不与人交际。其身份身世,来龙去脉,一概不明。

  数年之后,我暑假回家,忽然不见其人,不闻其声,传说斯人已逝,而那恍如山歌的叫卖声,仿佛犹在耳中。

  如今国泰民安,民间慈善团体优抚慰问抗战老兵。如果囚宝泉下有知,可笑而安息焉。

  

  


      棋痴

  棋痴者,迷恋于棋之人也。

  公码头巷口边有一铜器商铺。每日铜锣声、喇叭声、锁喇声此起彼伏,而柜台一侧一男一女专注于象棋对弈之中,两耳不闻棋外事。

  下棋的年少美妇,青春亮丽,风韵动人,众皆呼之为老板娘。

  据该店店员透露,老板娘高中毕业,算写俱全,美貌聪慧。但老板不知足,另烟花情人,二人出双入对,不避正妻。久之老板娘气疯,喜笑怒骂,无人敢劝。但只要邀她下象棋,言行举止立马正常,与同羿者谈笑风生,无半点病态。故此,老板邀请店外高手与之对羿竟日,以图清静。

  老板娘还有一好,最怜孩童,发癫时每见幼儿,则逗其玩耍,乐此不疲。其母性之爱,有甚于是者乎?

  1952年,改造妓女暗娼运动之后,棋痴美妇不知何所去,唯有铜锣锁喇声依然时时回响于麻石街上。

  

      
      群氓

  氓(meng)者,老实平民也。诗经《卫风.氓》首句曰:“氓之蚩蚩”。蚩蚩,老实样子。群氓,即一群老实平民。

  每日在公码头巷口经过之氓者,何其多也,其中不乏可赞之人。

  刘老更

  1950年我迁居公码头,麻石街二堡每夜便有人打更。一夜五更,一更尚早,免打;晚9至10时打二更,俗称起更;以后每两小时打一次更。

  打更人年已半百,人称刘老倌,久之,演化为刘老更。

  暑天炎热,大人小孩皆迟寝,刘老更起更时,闻其敲梆鸣锣之声,诸童子追寻于彼,与其一道高呼:“天气亢阳,小心火烛啦一一”。

  寒冬腊月,落雪下雨,人人早寝,但那打更之梆锣声,依然由远而近:‘’烤火御寒,小心火烛啦一一‘’

  陈鼻琴

  上世纪50年代初,一位推自行车卖糖果者,时常经过公码头巷口。他与其他小贩不同:

  一不摆摊,推一辆车头装有糖果箱的自行车漫步街上;二不叫卖,鼻衔小哨吹曲,以哨声作广告,自称陈鼻琴。

  此人所卖糖果,价格格外低廉,何故?原来他每半月骑车去长沙批发进货,一日往返,虽然辛苦,却省了车费及中转提价环节,薄利多销。

  每闻其哨曲声,诸童子手牵大人,纷纷趋前围观,因之生意兴隆。

  怪哉,岂闻哨声亦可招览生意焉?

  粪车司机

  一年四季,无论刮风下雨,每日清晨必来公码头巷者,就是此人。

  他头戴斗笠,手推一辆装载粪箱的板车,进巷即呼“倒马桶啦一一”。妇人闻声,纷纷手提各色马桶前来倒粪尿于箱中,然后用带来的另一小桶清水洗刷马桶一番,再提回家。

  此时,倒马桶,刷马桶,声音嘈杂,臭气熏天,来往行人,无不掩鼻而过。粪车司机立于巷中,等候各家马桶倒完,才可离去,真乃久而不闻其臭也。

  如今,各家各户均有自来水和卫生间,不闻倒马桶之声久矣。

  2019年春节前,我回益阳办事,抽暇去公码头巷探望旧居。昔日繁华的一条麻石街,如今到处是建筑垃圾,行人稀少,唯闻施工机械轰鸣声。

  我裹足不前,失落、惋惜、遗憾与期望之情交织于心头:麻石街时代的旧屋彻底消失了,代之而起的又是什么呢?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益阳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益阳在线”或在视频窗口中有“益阳在线LOGO”标识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未经本公司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益阳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0737-4223659
扫一扫
手机访问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