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在线 首页 文化益阳 创作园地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文化益阳】写《白吟浪》的旦哥

2019-3-4 09:27| 发布者: 李倩| |来自: 益阳在线

摘要:   文化益阳   写《白吟浪》的旦哥   张波         益阳文化圈的人都知道:旦哥即曹旦昇,南县人,作家。代表作有《白吟浪》《贼船》《洞庭风》等。   记得那天傍晚,我和丈夫从医院回来,商议着终于 ...

  文化益阳


  写《白吟浪》的旦哥


  张波

  


  


  益阳文化圈的人都知道:旦哥即曹旦昇,南县人,作家。代表作有《白吟浪》《贼船》《洞庭风》等。

  记得那天傍晚,我和丈夫从医院回来,商议着终于可以唤从长沙回到益阳的旦哥吃饭了。丈夫刚掏出手机,手机却响了。只见丈夫脸色一变:“真的?不可能吧?在哪个地方?”那惊恐的声音是变了调的。正在泡茶的我,放下水瓶忙问:“怎么啦?”刚进门的丈夫又匆匆折转身外出:“训武的电话。旦哥出车祸走了!”

  “不可能!”我惊呼!

  似晴天霹雳。一切恍然如梦。那一天是2017年2月27日。从此,后人吟诵白吟浪,只是世间再无曹旦昇。

  天堂有酒倩君来化作白吟浪

  世上含悲凭谁去吹起洞庭风

  一晃眼,整整两年过去。前天朋友们相聚又提旦哥。许多的往事,在我脑海瞬间汹涌。

  一

  第一次见到旦哥是在上世纪末益阳市文联举办的长篇小说创作班里。因为裴建平老师力荐,我有幸成了这11个学员中唯一的女性。参加学习班的人,除我之外都是益阳市文艺圈内小有名气的人,都有着、或者已经写有了一部长篇小说的计划或样稿。当时,我那未曾出版的《卓梦》正令我惶惶不安。学习班里的老师除了市文联的主席、副主席、秘书长,及当时很有影响的刊物《文学大世界》的主编外,还有省城出版社来的文艺评论和小说方面的主编。

  当时负责主持那次学习班的,就是国家一级作家:张吉安老师。

  第一次步入益阳市文化圈的我,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新奇中不仅矜持,还有些微怯带羞。因此,我与旦哥,包括几乎所有学习的人,在学习班中都无只言片语的交流。

  我的长篇小说《卓梦》在许多老师的帮助下终于在1999年出版。2000年元月,我有幸被邀请参加了市政府及文联组织的益阳市跨世纪文学座谈会。那天饭后,一文友叫住我:“你的《卓梦》还有没?拿一本予我看看?”

  正在我赠书的时候,只听一个粗犷的声音传来:“咯里是在做么子咯?也有我的一份吗?”

  我抬眼一看,原来是旦哥。当时的他正侧身挺立在餐厅正对大门的中央,阳光很耀目地射了进来,使得身姿越发魁梧。他说话的时候身躯没有动,腰背笔直的,只是将那戴着茶色镜的头转了过来,声音如洪钟般响亮:“你也送我一本看看?”

  那时,我手头的书正好刚刚送完。只好抱歉地一笑:“曹老师,我现在手头没有了。改日一定送一本,请您指导。”

  几天后,为了不食言爽约便拿上书准备亲自送往电视台。出了医院大门,才走不远,奇迹般的,旦哥正迎面而来。我高兴地呼唤起来。猝不及防的他就像突然被袭一般,身子猛一怔,旋即也展出笑靥直呼:“米豆!”

  我说:“我正准备给你送书去。想不到这么快就碰上了。真是好运。”

  旦哥也笑着调侃道:“我们很有缘。”

  我拿出笔来,写上自己的名字后便道别。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忽然接到旦哥颇有些迟疑的电话:“米豆?能麻烦你到八病室来一趟吗?我姐姐胃癌住院,姐夫在陪护。想借一床被子在空床上睡一下。你若感到为难,就不麻烦了。”

  当时正是冰天雪地。鹅毛般的大雪正纷纷扬扬。可想而知,没有被褥的夜晚是多么的寒冷。而小小的病床,又怎能挤下两个大人?我赶到八病室,向值班护士借了一床棉被。没想到,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竟感动了旦哥。他说,总觉得没交往过,仅凭一两面之交,便有求于人,生怕冒犯,但没想到我还是帮了忙。听着旦哥的叙述,我心中涌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沉重。现代人快节凑的生活方式冷漠了多少不该冷漠的友情,及人与人之间完全可以相互给予的提携、帮助与信任。

  旦哥在益阳文学圈,可谓如雷贯耳。我和丈夫早在此前,通过文友学政的《旦哥与酒》便已仰慕于他。旦哥看上去大大咧咧,其实风风火火中是侠骨柔肠。为了借被褥一事,硬是答谢了我们夫妻一顿饭。他感慨:“最好的酒,是谷酒。最好的人,是农民。若不是文学,我天不怕地不怕,绝对的流打鬼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生来就羡慕绿林好汉。”

  旦哥又说他爱文学也是逼的。那时,因为没有别的出路。而这,就是一条出路。当年有文件规定:在省级刊物发了三篇稿件就可以进入作协,就可以解决户口,就可以吃商品粮。

  关于旦哥,仿佛还有过许多传闻。接二连三的婚姻不遂人意,嗜酒如命,当时的妻子比他小了十多岁,还有一个襁褓中的孩子,叫灵动。有人说他总走桃花运,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旦哥敢爱敢恨!

  席间,旦哥很诚恳的对我说:“你要写写散文等小东西,在报刊上发一发,在益阳造成一点影响。老实说,在这之先,不仅我对你毫无印象,那天我们开会,拿起你的小说在看,很多人也看了,都说益阳文化圈里又多了一个人。但你究竟何人?姓甚名谁却没有人知道。”

  我也奇怪自己为何写不出小东西。大概是因为我离炉火纯青的地步有太远的距离。我的思绪就像漫无边际的荒河,喜欢恣意流淌。而河床中,又没有积蓄,只有随性而来。涨得满了的时候,便一泻而下。由于职业原因,即使偶有灵感如火花迸发的时候,我又因正忙碌而无法拿起笔来耕耘,只能任其在脑海稍纵即逝。所以,我的写作是艰难的,亦是苍白乏力的。

  随后,旦哥问起书的销售情况。我羞涩地说:“只是为了圆梦。哪里有什么销售市场?再说,即使有,也没有时间。”

  旦哥想了想说:“我无法帮你很多忙,就负责50本吧,不过时间至少要到春节后。”

  我们夫妇听了大为感动,一再婉谢。旦哥却道:“这没有什么为难的。就像你帮我姐借被褥一样,只要你去做就能办到。这书也一样,只要我去办,就没有什么为难的,只是需要时间找机会。”

  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旦哥都没有消息,我也没有去催问。有天,旦哥来电话说,书的事他一直记得,只是太忙耽搁了。

  五月的一天,旦哥来电话要我将书与发票准备好,他开车来取。我们夫妇想起旦哥爱喝谷酒,特意备了十斤谷酒和一条烟。没想到竟触怒了旦哥。他面红耳赤地说:“你亵渎了我们文化人的称号。假若我要图回报、做交易,就不会千方百计地去想办法。烟酒拿回去,否则,书,我不拿。”

  我以为旦哥是要外出办事不方便或只是随意推辞,便决定将烟酒送到他家里去。没有想到他大发雷霆,要我赶紧将东西拿回去,要我赶紧走!

  我何曾见过这等架势?惊诧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好半响才道:“我知道你不需要任何回报。可是,你有侠肝义胆,就不能允许我有一点点感恩的答谢之心?你自己也说过,最好的酒是谷酒,最好的人是农民。我送的是你称之为最好的谷酒啊!绝不是为了什么交换。”

  听了解释后,旦哥似乎稍稍平静。他留下酒,烟却坚决不肯收了。

  我想:在物欲横流的年代里,大概只有真正的文化人才能有这样一份洁净。我真的极敬畏旦哥。因了这份敬畏,我感觉到了一份压力,也是一份动力。唯有永无止境的拼搏才是最好的回报。


  

      二

  时光如水般流逝。旦哥成了我们夫妻共同的朋友。一个很深的夜晚,旦哥突然给我来电话,说着说着便哭了起来:“灵动的颈窝处生了一个坨。医生说非常严重,要做B超,还要做CT......”

  那时已是晚上11点半,我刚刚入睡又惊醒来的,忙问怎么回事?原来一个朋友请吃晚饭时,发现灵动的颈窝好像有点大。晚饭后就近去了一家医院。医生一看,表情严肃,说了云云......当时,我感觉医生可能小题大做,一个刚满10岁的孩子能有什么呢?看上去那样健康,那样聪明,才小学就连跳两级。我安慰旦哥,明天再到医院检查。

  第二天旦哥很早就带着灵动来到医院。我丈夫先带他们去做了B超。10点多,当我们科室工作还很忙碌的时候,丈夫带着他们从门口匆匆前往CT室。看上去,表情很严峻。我忙追了出去,丈夫说:“必须做CT,情况很不好。”

  接下来是一连串灰暗的日子。省肿瘤医院最后确诊后,旦哥一度精神崩溃。

  真是天妒其才啊!什么苦难不能承受?为何偏要让一个可爱孩子得这种最恶性的疾病呢?恶性胸腺小细胞瘤!

  那时,旦哥正全力以赴地完成他付出了大半生心血的《白吟浪》。而眼下......旦哥是身心俱裂。聪明懂事的灵动却安慰父亲:“爸爸!这算不了什么。就像一片树叶长了一个疙瘩,将这疙瘩去掉了,就什么也没有了呢!”

  我们无法知道一个10岁的孩子如何理解癌症的概念,理解生命的价值及生与死的意义。灵动的话,却让我们深深地震撼和心碎。

  灵动治疗期间,旦哥24小时陪伴左右。稍有闲时抓紧完成《白吟浪》的最后创作。

  记得最后一次见到灵动是在怡清源喝茶。灵动似乎精神状况很好,个头也长高了。我夸赞了他一句,他还羞涩地笑了。

  随后不久,春末夏初的一个黄昏,惊闻灵动的噩耗。虽在所有人意料之中,但我们仍有难以置信的哀恸,纷纷去电询问。旦哥手机已经关机。最后了解到:灵动已于先天傍晚7点在家去世,那天上午即已火化,骨灰撒入资江。

  旦哥办事的风格,一切如我所料。三年多来,旦哥倾尽了全力,也自认为欠下了许许多多难以回报的情债。倘若那不可抗拒的一刻真的到来了,他是绝不希望再欠任何人......这就是铮铮的旦哥!

  所幸的是;在灵动的生前,旦哥为之付出大半生心血的巨著《白吟浪》已经问世。在灵动的心里,旦哥不仅是伟大慈祥的父亲,更是令他自豪的伟大作家。

  廿年心血磨一剑,历尽黄沙始见金。

  北有《白鹿原》,南有《白吟浪》。

  


  三

  2017年春节前,与几个朋友晚餐。按旦哥自己的话说,他是趁着还有几分酒劲对我说出一番真话。

  此前两天,得知旦哥回益阳,我赶紧将整理出来的《护士日记》打印出第一稿,请他过目指导。 从几百万字的手写日记中,挑了近70万字搬上电脑。又忍痛割爱般删减一番,还余下48万余字。旦哥没有推卸的接下了文稿。坦率说,我很期待旦哥的肯定,幻想着多年的梦终于可以去实现了,我一定要出版一部关于护士的书。

  旦哥非常诚恳地说:“不要急着去出版,要凝练再凝练。地球上爱好文学的人多如牛毛,你的文字若不能像鲜花那般绚丽,芳香四溢,那么就毫无意义。” 旦哥字字玑珠,语重心长。后来的后来,在许多朋友的帮助下,我一次次大刀阔斧的删减,终于有了现在的作品《惟有爱》,在全国各大新华书店上架。如果没有当年旦哥的教诲与告诫,也许它不一定能够如愿问世。

  芸芸众生,每一个个体的生命或许原本都只是一种虚幻。然而,在生命的过程中,因了那一次次无与伦比的因缘聚会,便有了生命无限璀璨的美,及对生命的无比眷恋。旦哥,这个世界你不仅来过。你的出现不仅灿烂了益阳的文化圈,更是创造了洞庭湖美轮美奂、令人心向往之的神奇。

  “走!到洞庭湖吃白米饭去!”

  于是,世人的眼里便立即出现了曹二鹏用那粗粝的手指,拎起许青山扔到船舱里的一幕……

  天下粮仓的洞庭湖,因为《白吟浪》,因为旦哥你,倍加名闻遐迩!


路过

雷人

握手
1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益阳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益阳在线”或在视频窗口中有“益阳在线LOGO”标识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未经本公司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益阳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0737-4223659
扫一扫
手机访问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