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在线 首页 文化益阳 创作园地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文化益阳】毛泽东四次来益阳

2018-8-29 17:01| 发布者: 宋丹| 查看: 708| 原作者: 卓永华|来自: 益阳在线

摘要: 文化益阳毛泽东四次来益阳 卓永华   从小,我们就听老师说过,或看过有关史料,年轻时代的毛泽东曾来过益阳,不仅来过益阳,还到过安化和沅江。但具体是哪一年,来过几次,到过这些县的哪些地方,恐怕就不甚了了。 ...


文化益阳


毛泽东四次来益阳

卓永华


  从小,我们就听老师说过,或看过有关史料,年轻时代的毛泽东曾来过益阳,不仅来过益阳,还到过安化和沅江。但具体是哪一年,来过几次,到过这些县的哪些地方,恐怕就不甚了了。近年,笔者做了个有心人,将各类资料收集并加以甄别,才知毛泽东在学生时代、建党前夕和建党初期,前后共四次来过益阳,其活动轨迹有十处之多。



    一、第一次到安化


  1917年7月,湖南第一师范放暑假,毛泽东与萧子升约好外出游学,考察湖南农村和湘北一带的风土人情。

  游学,源于孔子,孔子周游列国就是游学的始源。

  为何毛泽东喜欢游学?1936年,他和美国记者斯诺谈话时回忆说:“有一天我读到一份《民报》,上面刊载两个中国学生旅行全国的故事,我想效法他们的榜样……”

  1917年8月23日回校后,毛泽东给老师黎锦熙的信中还这样描述:“今年暑假回家一省、来城略住,漫游宁乡,安化、益阳、沅江诸县,稍为变动空气,锻炼筋骨。”

  毛泽东和萧子升游学的第一站是宁乡,第二站便是益阳的安化。在梅城,他们拜见了该县劝学所所长夏默庵。



  夏默庵,安化羊角塘人,清代两湖书院毕业,曾任安化教育会会长,著有《中华六族同胞考说》《默安诗存》《安化诗抄》。毛泽东在出发前,就向同学罗驭雄打听安化的宿学名人,罗向毛介绍了夏默庵。

  毛泽东与萧子升几次求见,都吃了闭门羹。可毛泽东并不因此止步,多次来到夏府。夏感于毛的诚意,终走至大门迎接。毛不等夏老开口,便自我介绍。夏顿感此人相貌不凡,谈吐脱俗,心里已生几分敬意。迎毛萧二人进屋,让座奉茶后,便谈诗词,论学问,讲哲理。

  闲聊中,夏默庵还挥笔写了一副对子:“绿杨枝上鸟声声,春到也,春去也。”毛泽东略一思索,立马应对:“青草池中蛙句句,为公乎,为私乎。”夏默庵一看,觉得对边胜过出边,便连声赞叹:对得好!对得好!

  当晚,留毛、萧二人住下,夏拿出自己的多本著书,让毛品味。毛对《中华六族同胞考说》甚感兴趣,认为这是一部论述民族关系的专著,别具见地,在阅读时还对重要章节做了笔记与批注。

  翌日,毛泽东与萧子升向夏老告别。临走时,夏老送毛8块银元作路费,并祝毛鹏程万里,为国为民干出一番事业。

  1917年暑假拜会夏老一事,毛泽东留下了难忘的印象。新中国成立后,时在1953年5月,毛泽东日理万机之余,向安化县政府写信,专门询问羊角塘夏默庵的情况,并寻找《中华六族同胞考说》。但那时夏老已作古,书也无法找到。

  后经多方查找,终找到该书,安化县委准备专程送北京,但此时惊天霹雳,毛泽东与世长辞。


  二、拜访益阳县长


  毛泽东与萧子升从安化徒步三四天,来到了益阳县。一进县城,萧子升就看到县长张冈凤发布的一张告示。

  张冈凤原是湖南第一师范高年级化学老师,醴陵人,两年前闻说他弃教从政,未料到益阳当县长来了。萧子升与毛泽东决意拜访张冈凤。这是他们第一次接触县太爷,两人甚感兴趣。毛泽东提议:我们就穿这身脏行头和烂草鞋,这叫“乞丐拜访县太爷”。



  来到县衙,门口站着卫兵。毛泽东与萧子升被卫兵拦住,经他们再三要求,卫兵才放他们进去找门卫。门卫是个势利眼,见是两个叫化子,便大声嚷道:“滚开!”萧子升连忙解释:“我们是张县长的学生,特意前来拜访。”毛泽东也再三申明:“我们是游学路过贵县,学生拜访老师当在情礼之中。”门卫只好通报县长,才获准将他们带进去。

  萧子升向县长说明来意,并讲述了游学的经过,张冈凤听完大吃一惊,十分器重两位年青人的吃苦精神,连说:“佩服!佩服!”

  张冈凤安排了他俩的食宿,并告知他们,有六个一师毕业的同学在益阳工作。毛泽东提议先一个个登门拜访,再集中见面。两天后,张冈凤把一师同学全请到县衙,为毛泽东、肖子升举行了热闹的聚会。

  在益阳,萧子升还记了这样一件事:虽然他们行头脏,草鞋烂,一个叫茹英的饭店老板,却看出了他们的行藏,说“二位都是了不起的人物啊”!


  三、龟台山上观十景


  毛泽东、萧子升久闻益阳龙洲书院为湖南四大古书院之一,到益阳后,专程来到书院。当时学校已放假,只有一位老校工,让他们住在藏书楼下的书房里。

  在龟台山上,他们看到了山崖上的“益阳十景”图。

  


  这幅图是明嘉靖年间,益阳知县刘激与龙州书院院长蒋道临游览益阳后,创作并刻画于龟台山上的。现摩崖壁画虽已不在,但仍可从县志的临摹中一睹风采。其十景分别是:关濑惊湍,志溪帆落,会龙栖霞,裴亭云树,白鹿晚钟,庆州渔唱,西湾春望,碧津晓渡,甘垒夜月和十州分涨。

  看完壁画,毛、萧二人又登上龟台山,东望远处的“十洲分涨”。当时正值水涨,但见洲界分明,砂石垒垒,水流湍急,饶有“分涨”之势,江南的斗魁塔,江北的三台塔,及江心的魁星阁,尽收眼底。

  几十年后,成为开国领袖的毛泽东,还赞美益阳:“龙洲书院是个读书的好地方,有山有水,风景不错。”

  从沅江返益后,毛泽东再次入住该书院,梳理游学的见闻与收获。

  

 

  四、斗魁塔下游资江


  在龙州书院,毛泽东还在斗魁塔下游过泳。

  1963年9月,毛泽东一师同学、益阳知名人士田士清应毛泽东邀约,前往北京叙旧。叙旧中毛泽东回忆:

  “……我记得民国六年暑假两次到益阳,都住在书院藏书楼下的书房里。当时学堂放了假,只有老工人留守,我们讲了几句好话,老工人就留我们住下。傍晚,我们到宝塔下边的资江游泳,江水很清,很凉,游一阵就洗净了满身风尘,洗掉了一天疲劳,是一种很好的享受。”

  田士清十分叹服毛泽东的记忆。

  2016年7月1日 ,笔者在龙州书院河边探寻伟人足迹,曾目睹一群年青人,举着毛泽东畅游长江的画像,在涛涛的资江中勇往直前,笔者深感榜样的力量无穷!


  

  五、赶赴沅江察灾情


  毛泽东、萧子升在宁乡、安化、益阳游历一月后,本准备返回长沙,因听说沅江发生水灾,就立马赶到沅江了解灾情。到达沅江时,洪水仍在上涨,目之所及,房屋农田及县城街道全在水中,地势稍高一点的地方,挤满了流离失所的人民……

  想建国初期,毛泽东倾全力根治水患,并制定了农业八字宪法:水、肥、土、种 、密、保、管、工,把水摆在第一位。1958年,老人家又亲临十三陵水库参加劳动,一生都十分重视水利,恐怕也与他游学时所看到的水灾有关吧!

  毛泽东第一次来益阳,到这里就告一段落。

  

  六、握手段德昌


  1921年4月,中共建党前夕,毛泽东第二次来益阳。

  这次,毛泽东是以省督学的身份,与新民学会会员陈书农、易礼容从长沙出发,经岳阳、华容再到益阳的南县,来考察教育的。经南县知事介绍,由县督学、劝学所所长严世杰负责接待,住进了南县劝学所。

  上任才两个月的县督学严世杰向毛泽东介绍南县教育情况,说两个多月前,县里闹过一场风波。起因是原任督学贪污了学生一笔伙食费,把伙食搞得一塌糊涂,于是学生起来造反,领头者叫段德昌。上司为了平息风波,各打五十板,原督学被撤职,段德昌也受了个警告处分。毛泽东听了,想见见这个段德昌。就这样,段德昌和未来的中共领袖第一次握手了,并也因此而成为我军重要的早期将领。

  


  在严世杰和段德昌的陪同下,毛泽东游览了洞庭古刹赤松亭。毛利用古刹内的神像,顺理成章地进行革命宣传:“不管民众信仰什么,我们的责任就是唤醒他们,而唤醒民众,就要搞好教育,国家的兴旺靠民众,民众的觉醒靠教育……”

  毛泽东在县城和麻河口镇,以座谈会的形式,了解南县的集镇和农村教育情况,然后以访亲友的名义,到表兄贺晓秋居住的光复湖畔走家串户,深入了解农民生产生活情况。


  七、再赴沅江


  毛泽东、陈书农、易礼容在南县社会调查毕,又到了沅江,就宿于县劝学所,受到他们的老师皮鋆 [yún] 热情接待, 皮鋆系琼湖镇人,早年毕业于湖南省优级师范学堂,1904年参加最后一届科考、选授举人七品京官,分发湖南道州视察学务。

  一连几天,皮鋆陪同自己就教的学生毛泽东、易礼容浏览了县城的景星寺、魁星楼(又称八角亭)、孔庙、圣庙……还就沅江的民情风俗、文化教育作了介绍。回长沙后,毛泽东就这次洞庭湖滨的社会调查,写了《滨湖访问记》,在湖南《通俗日报》副刊“社会调查”栏目发表。


  八、会见张子清


  1924年春,毛泽东第三次来益阳。他这次主要是为张子清而来。

  张子清,桃江板溪人,红军早期著名将领。1912年张考入长沙陆军芝芳小学,1920年任岳阳镇守使公署上尉副官。1922年参加平江兵变,失败后潜回家乡组织游击队,攻占益阳后,由于赵恒惕反动势力卷土重来,被迫隐居桃江浮丘山。

  毛泽东从夏曦处得知这一消息,着夏曦回桃江寻找张子清。夏曦,益阳桃花江镇人,毛泽东同学,是湖南群众运动的重要骨干,湖南早期社会主义青年团员之一。张子清祖母乃夏曦的姑奶奶。夏曦通过姑奶奶,找到了张子清,然后汇报给毛泽东。

  毛泽东于考察湖南农民运动的前夕,来到板溪张子清家里,与其促膝长谈,讲中国共产党的奋斗目标和纲领,讲中国共产党解救中国民族危亡为已任,激起了张子清救国救民于水火,投身革命的决心。(《张子清传》137页)

  

  九、再次到安化


  1925年5月,毛泽东第四次来益阳。

  是年1月,毛泽东任中共中央委员、组织部部长,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候补委员,代理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部长。2月6日,毛泽东带着杨开慧、毛岸英、毛岸青回韶山,这是毛泽东回韶山最长的一次,有200天左右,毛泽东一边休养,一边调查农村情况。

  进入5月,毛泽东第二次来安化农村调查,指示中共安化支部“发动贫苦农民中最觉悟者,秘密建立农民协会”。中共安化特支和中共安化支部遵照毛泽东指示,先后派党员到各地开展工作。其中,卢天放去粟村,姚炳南去仙溪九龙,廖如意到卢家坊,谌蒲生到文溪。他们采取多种形式做思想发动:

  一是开“火坑会”。安化是山区,农民喜欢围着火坑漫谈家常,邻里串门也是围火坑而坐。这些党员除了自己深入发动,还利用有革命倾向的教师和学生与农民谈家常,论时势,农民听得津津有味;二是办平民夜校,编写农民翻身斗土豪的教本,课本浅显,易学易懂,极大地启发了农民的阶级觉悟;三是演文明戏。“五四”新文化运动后,社会上出现了文明戏,文明戏就地取材,自编自演,自娱自乐,十分方便。

  安化的农民运动,在毛泽东的亲自指导下,通过党员和积极分子的努力,使贫苦农民在黑暗中见到了光明,看到了方向,革命热情如火如荼,其势凶猛,全县成立农民协会60多个,会员达3万余人。

  


  十、来到金家堤


  转眼进入6月,毛泽东在益阳继续考察农民运动与党组织的建立情况。

  当时的湖南还在军阀赵恒惕的统治下,革命活动只能秘密进行。

  安化的农运发动告一段落后,毛泽东前往益阳兰溪金家堤,看望他的同学兼挚友、新民学会会员欧阳泽。欧阳泽,兰溪人,1924年春从法国勤工俭学回家乡金家堤养病,同时协助欧阳笛渔组建党团支部,开展农民运动。据有关史料介绍,欧阳泽是蔡畅的前夫,其病逝后,蔡畅与李富春结婚。

  路过兰溪镇时,毛泽东向路人探问兰溪风土人情,知道兰溪是洞庭湖畔的鱼米、竹木、土产集散地,自古有“小南京”之称。

  穿过十几里的田间小路,迎着微风,伴着稻浪,毛泽东到了欧阳泽家。恰好这天欧阳笛渔从南县回来,欧阳泽向毛泽东介绍了他,说他曾是上海机器工会的代表,出席过1921年共产国际在莫斯科召开的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聆听了列宁关于共产主义运动的报告。毛泽东高兴地说:“我们湖南派夏曦也参加了这个会,夏曦是益阳人嘛,益阳同时有两个人出席这样的世界盛会,了不起哟!”

  金家堤党支部是去年6月建立的,是益阳,也是湖南最早的农村党支部。毛泽东听完党建汇报后,就这个支部提出的一些具体问题和他俩进行了探讨。针对当时党内对农民运动的一些不同看法,毛泽东还着重了解了益阳的农民运动。当时益阳的乡农协已达400个,会员近20万,毛泽东听了,连连称赞。并重点谈了自己对农民运动的看法。他特别强调要发动农民,巩固农民协会,掀起革命的新高潮。

  被疾病折磨得连行走都困难的欧阳泽,当着毛泽东的面,写了一副对联:“数万里归来,饱带一身病患;三十年过去了,何功大地同胞。”毛泽东连忙安慰,要他振作起来,病一定会好的。毛泽东离开金家堤时,欧阳泽依依不舍,目送他走了好远,好远……。

  离开益阳后,毛泽东又回到韶山。当地土豪劣绅成胥生闻讯,立即密电给湖南省主席赵恒惕。这份密电,幸好被湘潭县知事公署议员、开明绅士郭丽宾发现了,派人连夜告知毛泽东。毛泽东坐弟媳王淑兰雇来的轿子,装扮成郎中,连夜离开了韶山。

  毛泽东用这次在益阳调查的农民运动第一手资料,写下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答复了当时党内党外对于农民革命斗争的责难,提出了解决中国民主革命的中心问题——农民问题的理论和政策,为中国革命指明了方向。

  

(诚挚感谢市党史办李立章提供有关资料,并亲写“会见张子清”一节。)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年薪一万多 2018-8-29 19:33
永华兄功底深厚,佩服。说点不同意见。
近年来,网媒,陆续有关于毛公的戏说、杜纂、伪托的贴子出现。个别对联及诗咏,失平仄,无格律,文笔拙,包括永华兄引用的联,与毛公文风相去甚远。
毛公家底殷实,何须化缘讨钱,至官府讨要。史实须全面深入考证,经官府确证。

查看全部评论(1)

益阳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益阳在线”或在视频窗口中有“益阳在线LOGO”标识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未经本公司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益阳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0737-4223659
扫一扫
手机访问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