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在线 首页 文化益阳 创作园地 文学作品 查看内容

【往事麻石街】益阳渡口趣事(续)

2018-4-16 09:50| 发布者: 宋丹| 查看: 2865| |来自: 益阳在线

摘要:   往事麻石街 益阳渡口趣事(续)  谌建章(整理)      上期杨国香先生的《益阳渡口趣事》,引起网友的极大兴趣。屈指一算,已合龙的益阳资江五桥西流湾大桥距正式通车已指日可待,这便意味着三国时的遗存碧津 ...

  

往事麻石街


益阳渡口趣事(续)

 谌建章(整理)

  

  上期杨国香先生的《益阳渡口趣事》,引起网友的极大兴趣。屈指一算,已合龙的益阳资江五桥西流湾大桥距正式通车已指日可待,这便意味着三国时的遗存碧津晓渡——大渡口,将从市民的视野里消逝,大伙不由文后留言、微信对话,或电话联系,又补充了若干关于渡口的往事和趣事——


  一、“来来来……来不得哒”

  傅曦初、傅维初:我们注意到,《益阳渡河趣事》留言里,一位叫“向前看”的网友说,杨先生的文字“把我们带回了那个过河渡水的年代,记得十里麻石街从上到下有大大小小上十个渡口,最繁华的有大码头、汽车路、大渡口几个,最有趣的是大渡口那个‘上上上……上不得哒!’的结巴子船工。”这位老向说的船工我们认识,姓臧,是益阳横驳社的老船工,他的形象和口吃的笑闻解放前就被益阳小报的记者报道过。横驳,即驾横河的划子,是相对开货船的“直水”划子而言的。当年那些驾直水的特别羡慕驾横河的,说他们收入高,又安逸。其实驾横河也不轻松,六月间晒得像火焙鱼,十二月间手都冻得成了红虾弓。

  臧师傅其实大多时候喊的是“来,来,来……来不得哒!”这句口吃的话,并非只是笑谈,而是横驳社抓安全的产物。因为多大的船载多少人是有严格规定的,超载要受批评或扣奖金的,所以他一看快超载了,就急得豆壳子筋爆爆里,大声劝阻乘客不要上了。而那些不听劝阻抢着上的,并非是理解错了,而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这趟不上,更待何时?

  当然也有理解错了的。考棚群另一微友廖白芝说,当年她爸她妈第一次走亲家回来,老爸上船后,臧师傅就喊“来来来……来不得哒!”老妈平时很少过河,还以为是要她快来,可就在踏步上船时,却一脚踏进水里……

  邓小毛:臧师傅虽一句话要说半天才完整,但却挡不住他古道热肠。他晓得自己的缺陷,便扬长避短,长话短说,如“快、快点来”“开、开船哒”!船到河中央,有人想站起来伸伸懒腰,他也连忙喊:“坐坐哒,船会会偏”!那时候,西流湾经常有木排下来,上排剥得一担木皮子能抵好几天烧煤,当我们担着木皮子上船时,臧师傅也频频喊醒:“慢、慢点,莫莫绊哒”!

  


  二、只见人头不见码头

  彭赛成:今年我65岁,过去在大渡口当过队长,从参加工作起,开的就是机船。我父亲解放前摆横河,那时是木划子。当年大渡口的划子最多,至少有20条。1965年,划子换成了机船,我父亲还是益阳机船驾驶第一人。进入七十年代,机船又成了平板船,每次能载200多人。当年两岸上千人的厂子又多,早晚高峰,只见人头不见码头。两分的船票,一个月收入一万甚至两万,你看这得有多少人上船!特别是粉碎“四人帮”那几年,赫山区的农民到县剧院来看老戏,每晚四条平板船都应付不过来。人一多,逃票的也多,纠纷或斗殴就在所难免。那几年,派出所拿了我脑壳疼,因为出了问题,我总是护着职工……

  三、是劳改队接管了渡口?

  谌新章:六十年代初,我十一二岁,歇凉时听大人在讲,最近渡口所有的渡工身上都吊了根绳子,知道的呢是为了安全,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劳改队接管了渡口。后我去河边挑水,一看那绳子并非系在腰上,而是特制了一个绳圈套在手腕上,绳子的另一端则拴在桨桩上。码头下十来个渡工扶桨站在船稍上,十多根绳子晃悠悠的,那景象不让人产生联想还真难。这种安全装置直到1965年,木划子被机船所替代,才鸟枪换炮成了洋气的救生衣。近年,我结识了一位叫庄桂林的渡口售票员,才知渡工吊绳子的原因。那年,有个叫“桃妹几”的女渡工队长,评了个全国劳模,因不善水性,就在她进京开会的最后一班岗中,不慎掉入河里淹死了。为此,横驳社定下一条规矩,不管会水的不会水的,每个渡工都须系绳子。

  


  四、打屁不认,十年牢病

  谌葵章:说到机船,大家对它的印象可好了,不仅快,人装得多,还有一个平顶屋一样的船舱,人们弯腰进去,冬可保暖,夏可遮阳,较之无遮无挡的木划子,舒适多了。可就是这种船舱,却流传过一个趣闻,说不知是谁,悄悄放了一个屁,将一舱人都臭晕了。于是有人调侃了一句:打屁不认,十年牢病!可是没用,这人就是不认。临到下船了,那船头保驾护航的渡工冷不丁来了一句:打屁的那个没买票呢!一大姑娘急赤白脸地马上声明:我买票了呀!见大伙盯着她,她又很认真地表白:真的,我买了票呢!直到有人忍俊不禁笑起来,她才明白自己上套了!未料进入八十年代,这个故事在长沙公交车上也流行开了。但我心里清白,该笑话原创属益阳。


  五、爱情的小舟

  杨斌:机船再快,到了晚上却只有一条,半个钟头一趟,不管人多人少,急与不急,它只是踏着不变的节奏,兀自来回。这可就急了深夜的一部分特殊人群,他们是到对岸纺织厂去接心上人的。当年益阳号称“纺织城”,北岸有床单厂、针织厂、益阳织布厂和人民织布厂,南岸有内衣厂、达人袜厂和经纬编厂,上万女工啊,总有一些姑娘的家交错在厂子的对岸。于是,一些被机船“抛弃”了的老渡工,便瞄准这一商机,瞅准机船的空档,用木划子载上那些表爱心的小伙去接心上人。那些个心上人,旁边的机船再快也不理会,与接她的小伙,优哉游哉在这爱情的小舟上。虽木划子慢,价格还不菲,但热恋中的情侣却 甘心如荠,甘之若饴。后来,这一独特的过河现象,被我写成散文发表在了《资水》上。我现在的夫人,自然也是那上万姑娘中的一员。

  


  六、那镜头比电影还好看

  田汉文:当年只要听说有露天电影,我等小伙伴便逢山过山,逢水过水,一切困难都不在话下。一年夏天,资江南岸的益灰铁路放映阿尔巴尼亚的《桥》,我们三个十二三岁的伙伴便在龙山港渡口游了过去。看完电影,回到渡口却起风了,渡工看到我们全身只一条庄子裤,便免费让我们过了河。以后只要听说对岸有电影,我们就如法炮制。记得有次是看《多瑙河之波》,在回来的机船上,看到了一个比电影还好看的镜头:两个大姑娘,穿着裙子,倚在栏杆边有说有笑,可能还沉浸在电影里吧。不料夜风捣蛋,吹开了裙子,一下露出了屁股!而她俩浑然不知,依然唧唧咕咕,谈得甚欢……


  七、夜沉碎石膏

  李兆民:1967年,朋友送我一尊伟人石膏像。同学张光辉来欣赏,不料他笨手笨脚,没有放稳,给生生跌断了!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如何是好。因为我们居委有个“四类分子”,用帐竹棍穿蚊帐时,不小心把伟人像戳破了,被戴上高帽,敲着铜锣,口喊“罪该万死”的游了一通街。这石膏像可比画像珍贵,罪名自然也更大呀!我俩冥思苦想,最后想出个万全之策,将碎石膏用报纸包好,再用母亲的草编袋提着,到大渡口过河。待船行到河中央,趁着夜色,将那纸包悄没声沉了。

  


  八、到大风大浪中去锻炼

  生生不息:1965年,毛主席号召年轻人到大风大浪中去锻炼,我读书的市三中便组织学生游泳。每次一个年级,都大几百人,安全是个大问题!没想到学校想了一个好办法,除用安全绳和浮标标明游泳的范围,还请了大渡口的渡工来帮忙。渡工身穿救生衣,驾着两三条小船,不停地在外围游弋,让我们感到特安全。可这样的活动没搞几次,就叫停了。至此我们才明白,毛主席说的大风大浪并不是单纯搞游泳。


  九、渡口教会了我从商

  莫元珍:暑假,我每天站在河堤上,看上首的汽车渡口渡汽车,看累了,又看下首的汽驳子渡人。和汽车渡口一样,汽驳子也有两艘,带着伴船,在河中央鸣着“喂子”交错而过。看着看着,我就想开了心事,我都是中学生了,这个暑假能为家里做点什么呢?

  一天,有几个农村打扮的人向渡口跑来,边跑还边喊:“等一哈!等一哈!等一哈喽!”可那汽船“喂子”一叫就开头了。为首的长者一跺脚,长叹了一声:“唉!跑得我口里都冒绿烟了。”有点幸灾乐祸的我,突然灵光一现,旋即回家,对妈妈说:“快烧开水,多烧几壶,多放点茶叶,用扇子放肆扇冷!”接着搬起小桌子就往码头上跑,摆在买票的小屋边,将妈妈都舍不得用的一套崭新的玻璃杯子摆出来,盛满黄莹莹的茶水,便无师自通地吆喝开了:“爹爹翁妈,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口干的快来喝凉茶,一分钱一杯,也可喝两杯哪!”可能最后一句是亮点吧,一壶凉茶很快就卖完了。好在妈妈很快就提来了第二壶。就这样,我这个署假一天都没休息,到开学,除赚了学费,妈妈还给我做了一件花衣服。

  


  十、文钱逼坏英雄

  曹佩红:说出来都笑人,当年过河只要两分钱,我竟然还逃过票。那是送哥哥一同学的妹妹回兰溪,走到河边才想起忘了问妈妈要钱。那会幸好个子矮,没办法只好跟在大人的背后溜上了船。返回时,当然也是用同样的办法啰!现在一想,那时的孩子好可怜,身上一般都没零花钱。因为没钱,小小年纪便体会到了什么叫“文钱逼坏英雄”。

  刘济刚:一次,邻家哥哥从兜里掏出两个硬币,说带我过河去玩。一想,河里的渡船改机船都好久了,我还没体验过坐“咚咚”船的味道呢,便兴高彩烈跟他上了船。他带我到客运码头到柏油马路到宝塔到河滩上玩了个够。其所以要到柏油路上去玩,那时的城里只有麻石路,大人说那柏油路踩上去是软的呢!等回到渡口,才知这哥哥全部的家当就是4分钱!好在这哥是逃过二回半票的,待人多时,他带我混在人堆里溜上了船。回家后,我俩还拉了钩,发誓不告诉任何人!这件事对我印象颇深,至今出门,我都要检查一下包包,看是否带了钱!

  说到逃票,76岁的网友张仙蓉说:这不能怪孩子,全是低工资给闹的。1958年我当学徒时月工资只有14块,每天还要过河,而过河票尚未列入财务的报销。当时汽车路渡口是汽划子,要三分,为省下这一分,我宁愿起早点,搭旁边的木划子。当年的政府也感人,为了低收入人群,特意保留了两只木船。


  十一、敬业与人道

  莫丽英:我的邻居王慧波过去是轮渡职工,看了杨国香的“渡口趣事”后,她说,轮渡工作最让她难忘的是渡工的敬业与人道。说敬业,是落雪扯凌天,他们须除雪铲冰,在码头上铺上草包,并拉上长长的安全绳,使上下的乘客安全无虞。说人道,是因为如果遇到急症病人或突然发作的孕妇,渡工或机手都会当机立断,直接朝最近的县人民医院开。当年的县医院就在学门口。这时,全船的乘客都会默默配合,没有说多话的。有的老渡工还会给病人捏虎口、掐人中和扯痧……

  


  十二、对挑担的孩子网开一面

  杨述安、刘秋兰:杨国香在他的文章里说,骑自行车和挑担子的过渡,要加收一张船票,另有超大型物件,如家具农具什么的,还视情多收几张。并说那个年代的人守规矩,很少有讨价还价和不愉快的。其所以没有什么不愉快,我们认为主要还是驾船的渡工比较厚道。如前面说的剥木皮子,渡工和收票的见孩子们为几根烧柴汗爬水流,一般不加收船票。不加收的还有,如对那些用箢箕挑碗蒂巴的孩子。碗蒂巴是瓷厂烧碗的废弃物,是孩子们喜欢在泥地上玩的一种游戏具,渡工大概也想到了自己的孩子吧,对这样的担子也不收票。


  十三、现存渡口知多少

  邓小毛、袁鹿仁:我们记忆中的中心城区渡口,从上到下有:李昌港、将军庙、娘娘庙、龙山港、月明楼、向家码头、李家洲、大码头、汽车路、大渡口、东关,大大小小有十几处。现在河上有了四座桥,千万不要以为这些渡口都进博物馆了。至少在汽车路以上,还有五六处在苟延残喘, 航运公司每年要投入七八万,对他们安全管理。虽惨淡经营,甚至入不敷出,但他们都有存在的理由:将军庙进城卖菜的农民多,如果让他们乘车,豆腐会盘成肉价钱;娘娘庙只要船舶厂不停工,上下班的工人也不少;龙山港如果是清明节,祭祖扫墓的一船船还搞不赢;至于一头一尾的李昌港和东关,因离大桥远,就更需要。且这些摆渡者都是横驳社的老职工,大部分还是全家班,与渡口有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结。这些渡口若停了,市长热线就会热闹起来。所以,要把渡口请进博物馆,恐怕是青龙洲大桥建成后的事了。

  


(感谢老汉为本文提供旧照片)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益阳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益阳在线”或在视频窗口中有“益阳在线LOGO”标识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未经本公司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益阳新媒体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益阳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5、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0737-4223659
扫一扫
手机访问本页
返回顶部